专业强迫症咨询机构,人生何须强迫,生命亦可醒悟,练习中体验,体验中发现,发现中成长,成长中蜕变   健康热线:+86-158-029-27273
醒悟强迫症研究中心
最新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醒悟专栏 > 正文
栏目类别
联系方式
电话: 15802927273、13359237664  
Q Q: 995182017
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万科城16-3-804室
     
 
 

不要改变强迫症状本身

作者:卢卫斌 来源:原创 人气:7431 加入收藏 标签:强迫症 社交恐惧症 神经质

  神经质患者也经常习惯地将自己的症状比喻成一种“噩梦”。我们究竟如何能摆脱这个梦,如何能从这个神经症的噩梦中醒来?我们一直在做的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所谓心理咨询师所做的就是在试图通过分析你的梦而去改变梦——这是一种全然的荒唐和徒劳。相信每一个患者在这个噩梦开始的时候,都曾拿出十二分的努力去想办法“逃离”或改变,你在梦中和自己的梦斗争,但是你最终会意识到自己的努力是完全的徒劳。许多所谓的心理专家所说的所做的其实和你是一样的。他们和你用的是同一把钥匙,只是他们的钥匙镀了一层金。他们发明了这样和那样的理论,这样和那样堂而皇之的名词,但钥匙还是同一把钥匙,同样还是无法打开神经症这把锁。最后他们也感到了完全的气馁,只有将这个任务交给镇静剂。镇静剂能做什么?镇静剂只是让你变得更加的无意识,让你昏睡得更深,昏睡到没有任何的美梦和噩梦。但是你依然是昏睡的,而且变得愚钝、麻木和无意识。那些梦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得更深,你能感觉到它就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睁着大眼睛时刻窥视着你,只要有机会就会再次跳出来,而且镇静剂给你造成的更深的昏睡会阻碍你将来更容易地从这个梦中彻底醒来。  


  不需要去改变你的梦,只要你能意识到或觉知到这是一个梦,只要你不和你的梦认同,这个意识和觉知本身就能使你从梦中醒来,从你任何的神经症的噩梦中醒来。由这个梦带来的一切痛苦、困扰也将统统消失。有少数患者开始时总是很急躁,他们说我的梦是如此险恶,我的苦难是如此深重,你必须赶快给我分析、分析再分析。你必须尽快想办法改变我的梦……你必须让我的梦变成是我拿着枪追日本兵,而不是日本兵拿着枪追我——而你只是让我接纳和觉知。是的,你必须首先停止那种完全徒劳的和梦的斗争,你必须先从那种无意义的挣扎中退出来, 改变那个努力的点。接纳和觉知的过程就是慢慢不再和你的梦认同的过程。你必须后退一点,你才能接纳,而你越是后退越是退出和梦的争斗,你将越来越意识和觉知到那只是头脑中的一个梦,那只是头脑的一个游戏。而你一朝不再和你的神经症的梦认同,你一旦能持续地记住那只是头脑的一个梦,那么这个“记住”本身将使这个梦不可能持续下去,将使它开始粉碎和消失。  


  这就是东西方的不同,西方心理学过分沉溺于梦和梦的解析、过分沉溺于神经症的解析。它们说一个人必须深入分析和解释梦和神经症,才可以结束梦,才可以解决神经症。藉着分析梦,你永远无法将它们结束掉;籍着分析梦,你或许会对梦有多一点的了解,但是还是无法从梦中醒来;藉着分析梦,你或许会开始感觉到隐藏在梦背后的你的动机、你压抑的欲望和你的野心等等,但是你将永远无法知道你是谁;籍着分析梦,一个人怎么能够知道他是谁?梦是客体,而你是主体,你必须做一个转换,你必须做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换,你必须停止去注意那些梦,你必须去注意那个一直的“做梦者”。    


   东方所顾虑的是那个做梦的人,在梦的后面还有一个能意识到和记住那只是一个梦的人。东方对这些神经症的梦从来没有任何的分析,要分析梦的话,你可以在西方以一种更科学的方式来做。西方在梦的解析方面已经有非常好的技巧,但是东方从来不去担心那些技巧,因为东方说:本质都是梦的东西,去分析它有什么意义?它是无止境的。如果你继续分析,而那个制造梦的源头还在,它将会继续制造新的梦。它们将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那就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够很完全地被心理分析。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完全被心理分析,因为完全心理分析的目标就是梦和神经症必须消失,那样的事并没有发生。它甚至没有发生在弗洛伊德、容格及所有的那些精神分析学派治疗家身上。他们还是继续在做梦,那意味着他们还是继续有压抑,那意味着他们继续保持跟以前一样,梦还是会出现,因为那个根源并没有彻底被转换。那个放映机继续在运作,而你继续在分析银幕上的映像。你继续在思考要如何来分析它,然后你们的分析会有所不同,因此有很多心理分析的分支学派产生。弗洛伊德所说的是一回事,容格所说的是另一回事,阿德勒所说的又是另外一回事,还有其他人等等。有多少个心理治疗师就有多少种心理分析方法。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意见,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被反驳,因为一切都是梦的东西,不论你说什么,如果你能够说得很大声、很有权威、很有逻辑、论点很好,它就会吸引人,因为人们会因此而认为那一定是真的。它们似乎都是真的,所有那些解释似乎都是真的,因为没有一种解释具有任何价值,所有的解释都是错的!  


  东方有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要去注意那些梦,而是要注意那个做梦者。不要去分析那些千奇百怪、乱七八糟、荒唐透顶、层出不穷、前仆后继、没完没了、花样百出的强迫症的梦、恐怖症的梦和所谓的焦虑症、忧郁症之梦,不必将一千零一个梦的每一个梦背后的特殊动机和意义都找出来。只要将你的努力用在记住和觉知到那些只是梦,这个“记住”和“觉知”本身就是方法就是力量,就可以使你从一千零一种神经症的噩梦中醒来。  


  一个醉汉,他在醉酒中做出各种各样看上去是完全神经症的行为,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做种种奇怪的、可笑的举动。但第二天酒醒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曾做过些什么。在那种完全的沉醉和无意识中,他就是那些行为,那些行为就是他,所以他对它们没有任何的觉知和意识。你并不是一个醉汉,你知道自己是强迫症的,你知道自己是社交恐怖症的,你知道自己是充满焦虑和忧郁的。你在这,神经症在那。如果像醉汉那样你和你的神经症是一体的,你不会感到自己有什么不妥,你也不会有要治疗它的欲望,更不会因此而感受到任何痛苦。你不是一个醉汉,但你的行为却一直像个醉汉。你纠缠于自己醉酒中行为,你纠缠于自己各种各样的梦。你和那些梦做无休止的斗争,而不是将努力用在如何从那个沉醉中醒来。你认为自己是完全醉的,你从来不去注意那个做梦者,那个能意识到自己是神经症的觉知。

注:本文为一修老师文章,欢迎大量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网址:http://qiangpozheng88.com/show.asp?id=51
上一篇: 卢老师谈强迫症的治疗方法
下一篇: 我的强迫症是不是康复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