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强迫症咨询机构,人生何须强迫,生命亦可醒悟,练习中体验,体验中发现,发现中成长,成长中蜕变   健康热线:+86-158-029-27273
醒悟强迫症研究中心
最新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治愈案例 > 正文
栏目类别
联系方式
电话: 15802927273、13359237664  
Q Q: 995182017
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万科城16-3-804室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作者:admin 来源: 人气:11137 加入收藏 标签:强迫症的治疗方法 手术治疗强迫症 醒悟疗法 强迫思维


在找到醒悟之前, 我在“治愈”自己的身心障碍这条路上跋涉了多久, 没有人可以知道。 只有那句话,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一直是个“神经症” ,是个哲学家。 好象自己永远被困在大脑里,因为自己性格的缺陷. 加上父母教育方式的不当.所有的压抑和问题都埋藏在大脑深处. 吃了3年多的药, 自己的心理问题时好时坏,加上去年辞职一年申请了国外的商学院.但一直都是失败. 成长过程中遇到的阴影, 生命中遇到的无数挫折, 自卑的毒蛇啃噬着我所有的“问题”累积,又一次性把我打倒。我知道这次这是致命的一击,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爬起来了靠我自己,只是因为我很难用手拿稳一个杯子因为停药我停药了。我痛哭我知道药物再也不能维系自己一点点的心理稳定了,我毅然决然停药了而再次去寻找方向,而决定面对我的恐惧,我的痛苦,我的一切问题, 我决心和这些问题同归于尽。在停药的一个星期后和更长时间内, 我知道我被“我”撕裂了, 我再次“分裂”了, 加上躯体上的强大反应以及头痛欲裂。我知道死期已至…我发现我根本不是痛苦的对手,我知道人生来到一个点, 我必须面对我的苦难了,生存还是毁灭永远对我是个问题。

  找到醒悟之前, 我知道我这次如果不能“治愈”的话,我只有三条路可走:“手术治疗强迫症, 出家, 自杀”。我在家躺着,被前后矛盾的念头折磨着,我被念头所困, 一个起床的念头被另一个“不需起床”的念头打翻, 一个是不是需要自杀的问题萦绕着我,和那反复自杀的图象不停的出现在脑海中, 各种恐怖的图像提示着我或明确一个事实。“我”又发病了或这次“我” 真的没有办法治了, 因为我也已经尝试了不少方法。 我头痛, 生命窒息了. 我不知道“我” 在哪儿了大脑是狡猾的,它不可能被说服,也不可能被解决。大脑相信没有什么人能解决“大脑”的问题,因为“大脑”冲突到极至,大脑就是一个垃圾场,它不需要信息,它不需要解答,没有人可以帮助大脑,这就是强迫症,这就是人间地狱,阿鼻地狱也就是那样吧。我想:我只保留下唯一的信念就是,我是可以被“治疗”好的,不息一切代价。虽然这个信念也不停的被强迫。 而“治疗”也不能再靠NLP ,家庭排列,不停的认知, 不是所有的一切的所谓以幻治幻的技术手段,甚至不是那几句“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没有人需要被治疗,生命中没有问题,醒悟再次让我踏上禅修之旅,我说再次,是因为包括禅修的方法我以前也使用过。

  我在极度被焦虑折磨的状态下, 只能静坐,只有静坐才可以让我安静和偶尔舒服。我的神经时刻是紧绷着的,我有一个发“高烧” 的大脑…. 我需要安静。而禅修成为我和我影子打架的避难所,我的大脑需要休息,禅让这种休息成为可能。

  在头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基本都是呆在禅修这个避难所里。只有在禅修中,我是不痛苦的而且是舒服的。 渐渐的, 我发现我的纠结少了很多,我的两个“我”的对抗不是那么铺天盖地的了。当然,这中间有很多的反复,在一些时候, 这些反复让我感觉“病情”更加严重了,我也知道这是我唯一的道路了。当我也怀疑的时候老师说了一句话, 我记得很清楚“不能放弃, 我向你保证”。我那时泪水又湿润了双眼,我信赖他, 虽然我和他之间从未谋面, 但我相信他一定是可以理解我内心最深处的绝望的。他是个不多话的人, 语言表达能力还没有我强, 我知道他是想帮我从绝望的废墟中往上拉,剩下来的就是我没日没夜的练习了。 我基本每天保证3个小时的禅坐时间, 有时候打坐到深夜。

  一个月过去了, 我的头没有那么剧烈的痛过了。

  二个月过去了, 我可以更长时间呆在痛苦之中。

  三个月过去了, 我发现我偶尔有念头的空当让我休息了。

  四个月过去了, 我发现我可以和人笑一笑了, 还可以看会电视了。

  我就这样,一个人和自己呆着,看着自己的念头, 呆在自己的感受中, 说着“它就是如此”。我发现我慢慢很少再给老师打电话了,我所有时间都和自己呆在一起。我发现我不需要治疗我的念头,我只要知道它是念头就可以了。

  我就这么练着, 半年过去了,我发现我基本不痛苦了。 各种强迫念头少了太多太多。我被“治愈”了。 其实我是认识到了念头的假象和身心的互动关系而已, 而在这个时候, 我发现我可以控制自己的念头了,这对于一个有过强迫体验的人来说, 这是多么的美妙。这一切并没有挡住我练习的脚步, 我继续练习马哈希的禅法, 我念头越来越轻,我发现我可以长久的呆在平静之中, 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身心现象。再后来, 我基本不太生气, 心已不太被外界所动,念头越来越少,。

  我甚至可以一天不说话,只是呆在和自己的安静之中。 而没有贪,嗔,痴的时刻升起时, 涅槃就在当下一刻,其实涅槃并不远,也没有那么让人望而却步。而这一切, 只是发生在九个月之内。

  喜欢这句话:“地狱在心中,天堂在心中,涅槃在心中”。

  原谅我没有办法说出我有多痛苦和疯狂在过去的生命中, 因为你看不清“我” 的念头。原谅我没有办法完整的说出我的痊愈方法, 因为蜕变在每个当下。感谢醒悟, 如果十几年前我认识醒悟, 我将可能是这个现实世界里一颗闪耀的星星,因为他可以让一个天才有着实现自我的可能…

  而此刻遇见恩师, 我将不断地对自己觉知, 放弃对外部世界的执着, 对幻像的认同,从而希望走出人生这个幻梦。感谢自己,感谢自己对人生苦难的承受,感谢自己对生命的尊重和不放弃,感谢千难万险

  没有让我最终退缩… 感谢自己的执着, 让我看清一些生命的实相。

  感谢父母给予生命

  生命只有一个实相------此时此刻,就是如此。

  以上是席先生的一个体验,席先生33岁,高中时学习成绩非常好,在高3时患上了强迫症,人生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他的强迫症是强迫思维,常常会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跳楼、把自己手剁了。”,同时脑子里会有十分清晰的剁手图像,每每此时便惊慌失措,以为自己真的会去做。脑子里也经常打架,早上要起床时冒出一个念头“不要起。”、吃饭时“不要吃”,同时还患有抑郁症,在2009年7月才把抗抑郁药停了。他说:“我这么多年找过多少心理医生,用过多少疗法。”他也看过无数的心理学书籍,他写的病历就有十几页,但是,从中我感觉他没有掌握任何真正管用的东西。患者在2007年为了治病,参加过南禅寺的内观课程,在第3天冒出个强迫念头“把佛陀的头扭下来;葛印卡是个骗子。”,觉得这种念头说不出口,便未和辅导老师反映,自己在剩下的几天就在和这些念头作斗争,尝试把注意力放到呼吸上等等,最后都失败了。禅修结束后把南禅寺的砖砸了不少,以排解内心的压抑,这次禅修对他来说是一次可怕的经历。又去藏地拜见一位修大圆满是上师,上师要席先生跟自己学一年,这时强迫症念头再次出现“把上师杀死。”吓的自己拔腿就跑。接着去青城山见某某道士。去东南亚国家越南、老挝等等地方希望能找到一条康复的道路,终究失望而回。

  从2010.1.23开始用醒悟治疗,一开始告其不要分析。治疗没几天突然打电话说:“想死,感到活着没意思。”,问他是不是抑郁复发了?他说:“可能是。”,告其抑郁和生理有关系。他说:“我去年7月把治疗抑郁的药停了,开始还坚持跑步,近2月没有跑。”,在打坐的方法上给他做了一些调整,没2天说抑郁消失。到3月中旬,说:“我现在焦虑好一些,不像以前动不动就歇斯底里。但是,头脑打架还是很严重,”。于是,问他:“还有个禅宗的方法观本心,你想试试吗?”,他说:“愿意。”,观本心后要好一些。4月中问:“我老在想,什么都是客尘,那我是谁?”,“知道本心后又去用逻辑推理、分析,是禅宗说的悟后迷,以前的禅宗参禅是要离心意识参。你不要分析,只要观本心即可。”。5.1期间我们在办7天的课程中,他来电话哭着说:“现在头脑打架又严重了,本心也观不下去。我可能只有去做脑手术。”我问“你现在还能念他就是如此吗?”他说:“在其他事情上可以念,但是,在打架这事上念不了,一念打的更厉害。”于是建议他还是回到他就是如此上,打架时就不念,只是观察内心的感受。2周后说打架减轻了,不再去分析,到7月康复。

  席先生的病情虽然很重,特别是他在强迫症的治疗方法上的强迫,使治疗变得棘手。但是,患者始终能认真训练,所以对老师来说,心理压力不大,我知道他只要坚持下去,一种新的心理习惯是迟早会培养起来的。相反,有的患者病情没有那么重,但是,就是不肯多练习,这样的患者就让辅导老师头痛。

   

                                               



本文网址:http://qiangpozheng88.com/show.asp?id=108
上一篇: 给所有神经质同胞的一封信
下一篇: 强迫症朋友C的部分咨询记录分享
 
相关阅读